月光芳华

真是高龄追星 着了迷了 吃饭的家伙儿都没放过 活久见 想也没想到居然会栽这个坑里

看到这里心真的疼了一下 蔺晨一直留着它。。。笔者真是亲妈?

【蔺苏】越陌度阡(一)

九暄:

(ooc预警)


当了这么久小透明,第一次下海,哪里不好请不吝赐教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雪下了七日,今晨才刚刚放晴。早就有在营中扫雪的侍卫,一时间满院的沙沙声。
主帐中的人坐在案前狐裘加身,看着清茶散出的袅袅白雾出神,似乎看得久了,就会有一个人搓着手掌进来端起它一边暖手,一边碎叨着北境的鬼天气。
“三月之期一到,大罗神仙也再难留你一日”蔺晨的话犹在耳畔,连同他绝望的神色。
三月之期已过十日,他却并无异状,反倒是越发好了。
那日,天也是这般明媚,日光照在雪地里,晃的人睁不开眼睛。前方,传来了久违的凯旋之音。
前军大捷,他还未来的及高兴,便眼前一黑,栽到了一个人的怀里。
“长苏!长苏!别睡……”那人的声音都在颤抖。
别怕。他好想努力看清蔺晨的脸,给他一丝安慰。口中被塞入了什么,一股浑厚的药香,将他勾进了深深地黑暗。
没有人知道蔺晨做了什么。蔺晨运出了毕生最快的轻功,带着几乎气绝的人进了寝帐,将所有人隔于门外,只留下晏老一人,整整三个时辰。明媚的天空突然风云大作,飘起了大雪,染的帐外的人白了头。
腥气,空气中充斥着的血腥气,铺天盖地的红。梅长苏觉得在做梦一样,似乎又回到了碎骨拔毒的那天,只是,感觉不到痛。
嘴里是什么?腥咸的味道冲到鼻腔,令人作呕。温热的液体流过喉咙,暖的发烫了。
热,来自四肢百骸的灼热几乎将他焚毁。
“唔…嗯…”他听到自己齿间露出的痛吟,然后有一只冷汗津津的手捂上了他的额头,正发着微微的颤抖。
“小没良心的……”这声音轻的如是风吹过的。
是谁?
“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……”声音带了点笑意,比山间的泉水还好听。
“忘了我吧……”额头的手也滑落了
陷入黑甜之前,梅长苏觉得他的眼角有什么东西落在发间,很快又隐去了。
再醒来时,已是三日之后。敌军已降,大梁心腹大患尽除,他的身体也越发爽朗,似乎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。可有心人你会发现,很多事,不一样了。
飞流时常会眼巴巴地对着远方出神,黎刚不会再时时蔺公子蔺公子地挂在嘴边,晏老头会在熬药的时候忽然生气起来,一面怒吼着“这个臭小子!老夫不干了!”,一面偷偷湿了眼眶……
蔺晨,梅长苏在心里悄悄的,一遍又一遍的念着。是的,蔺晨消失了,在那天之后。
甄平在那顶充满药香的帐子里,找到了一张字条。
“锦水汤汤,与君长诀”

【蔺苏】不负.蔺苏 视频剪辑《丹青误》

  之前发过的一首《丹青误》觉得特别好听和适合蔺苏。看一直没人做,我忍不住了做了个视频跟大家分享: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4525669/

转自XUXU的微博!真厉害居然拍到这样一幕!他哥难道是在和他弟合影吗?太萌了!

高龄接机人生第一次。。。真人比镜头里不知道帅多少倍,惊呆了,现在都回不过神!!!!怎么有那么美的人?

没注意过琅琊榜北京发布会东哥戴了赤焰手环,差点忘记已被收做亲兵哈哈!